• <center id="qgw2i"><code id="qgw2i"></code></center>
    <sup id="qgw2i"><small id="qgw2i"></small></sup>
    <acronym id="qgw2i"></acronym>
  • ?
    ?

    新聞中心

    MENU

    當前位置 :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企業風采 >
    企業風采

    曬糧

    ??來源:人力資源部 作者:程昌 時間:2019-05-10

      是夜月白風清,父親說明天去公路曬糧,我今夜就睡不安穩了,老是想著怎么還不明天啊,伸出稚嫩笨拙的小手數道:“這次去曬糧一定要逮住四只,不,要六只香油瓶兒(蟋蟀),小山那的酸棗也快能吃了吧……”想著想著就睡著了,夜總是那么快。
      吵醒我的還是家里拖拉機猶如戰馬般的奔騰,我一個轱轆兒的起床,搓著沒有睡醒的眼睛去找盛放香油瓶兒的小桶,并精心為小桶覆上一層紗窗,為香油瓶兒置辦一個溫暖舒適的窩。每次曬糧我都感覺是出征,父親是“大將軍”穩如泰山,我是“急先鋒”沖鋒陷陣。坐在糧食袋上總會揮舞著屬于我的一根光滑的小木棒,那便是我的“武器”。車的嗒嗒聲,我的揮舞聲,一路歡騰。
      隨著父親拉手剎的哧哧聲,小山的凸顯,一片綠意侵入眼睛,便知道我們到了。小木棒“嗖”的扔在旁邊樹下,我會慢慢的乖乖的爬下車,撿起木棒便跑在了去小山的路上,不遠,二百米左右。跑了一圈后,小拖鞋底上總會扎上幾個蒺藜,走到公路邊拔蒺藜,而這時父親已經搬下了所有的糧食,母親在一個個的解扣,倒出糧食,父親握著耙子將糧食攤勻,我搬好幾塊路障石,一天的曬糧便開始了。
      我提著小木棒,在草叢里搜尋著香油瓶兒,用腳一點點的晃動草,大香油瓶兒,小香油瓶兒,小蜘蛛,落荒而逃,只有小螞蟻穩如泰山。一臉認真的我,迅速蹲下,手放在臉下,呈半月狀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捕捉大香油瓶兒。也許運氣好,一下逮住,心里便樂開了花,也有格外機敏的香油瓶兒,蹦的格外快,格外遠。此時,你會看見,一個小男孩在草叢里蹦來蹦去,還真是像極了香油瓶兒,對啊,膚色也像。不大一會兒,我的小桶里就會有香油瓶兒的小動靜了,心里確是大大的滿足感,就像擁有了全世界,單純的小孩子就是很容易被滿足,也許是一塊糖,也許是一個玩具,也許是大人可有可無的承諾。
      我嘴里叼著一根狗尾草,手拎著小桶,搖著小棒,走下小山,像極了凱旋的將士。臉上汗涔涔,和父親坐在路邊洋槐樹下乘涼,陣陣微風吹干了汗。中午,太陽好似發起了瘋,熱浪滾滾,也許只有這槐樹下的方寸之地是人間樂地。我拿著小棒在地上胡亂畫著,等待父親買午飯回來,其實我更期待的是父親買的大火腿,那時候感覺大火腿真是好吃,是真的香啊,總是不舍得大口吃,一片片慢慢的嚼咽,即使沒有現在的精致,但我仍然吃的不亦樂乎。和往常一樣,父親買回了一個大火腿,三個火燒。唉!八九歲的我,只有那么單純的小愿望,從來不懼炎熱的蹲在路邊吃火腿。現在偶爾也會買根大火腿,幾片之余,更多的是肥膩,再也沒有那時的香甜,沒有那時吃完舔舔指頭并且懷念好久的念頭了。
      斜陽下,父親母親的影子拉的格外長。堆糧。裝糧。我坐在尚有余熱的糧袋上,隨著車的嗒嗒聲,香油瓶兒的窸窣聲,和夕陽揮手而別,但那份單純的快樂卻是與太陽同存的。
      唉!真是懷念,曬糧的快樂時光。

    0
    日本一级特黄大片免色